您安♪.

佐疫X田啮[狱花组]

-强行装逼

-强行文艺

-po主送给母上大人的母亲节贺文[x

-佐田向√


-


难得的休息天.

佐疫缓缓走过草坪,如同摆脱重任似的长叹一声,摘下平日戴上的军帽让视线开阔,与天空相似的蔚蓝色眸子掩盖不了主人的温柔,军靴与草坪相碰发出的声音在清净的环境下显得格外响亮,佐疫的斗篷也随着微风飘动几下表达愉快的心情.

<…咦?>

就算是由惊讶而发出的感叹词也带着温柔拘束的气息,佐疫的视线中蓦地出现了田啮.

——坐在树下面睡着的田啮.

树荫完美地遮挡住了使人烦躁的阳光,田啮细微和均匀的呼吸声佐疫听得一清二楚,黑发因为长时间未打理变得略长遮住对方的眼睑,放在少年一旁的平日挥舞着不知道沾上多少亡灵鲜血的鹤嘴锄也变得格外安谧.

似乎是让上帝都羡慕的美好画面.

佐疫有些无奈地轻勾起宠溺的弧度让视线扫过小猫一般的田啮,下意识地把动作放轻连呼吸也不敢发出一点声响,走到田啮的身边蹲下看着对方平日工作没有怎么在意的脸颊.

——仔细一看有点可爱啊.

摇摇头想忘记自己刚才的想法,要是说出去一定会奏响对方拿着鹤嘴锄要来杀掉自己的乐曲吧.

啊,也许田啮只有对平腹才…?

垂眸想着那个画面的佐疫不由得轻笑出声.

对方睡得很熟,做出唯一的动作就是轻颤睫毛,丝毫没有感受到佐疫的笑声和对自己略亲近的动作.

佐疫在思忖后解开斗篷的扣子,把还残留着自己气味的斗篷盖在了对方的身上.

害怕对方着凉啊.

-

田啮在模模糊糊地感受到雨滴落在脸上的时候才半眯着橙红色瞳孔醒来,长时间没有活动导致肢体僵硬,想要站起来回到屋内避雨时不小心触碰到盖在自己身上的衣物不由得一愣.当从大体形状和气味上辨认出斗篷的主人后田啮揉揉眼睛抱着斗篷站起来,虽然算上醒来了但是还是感觉到困倦打算回屋再睡一觉.

顺便把这个斗篷还回去.

——真是麻烦死了.

评论
热度(25)

© 魔法少女時綺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