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安♪.

关于为什么昨晚平腹房间那么吵的原因.[平田r15]

-角色崩坏严重.角色崩坏严重.角色崩坏严重.

-田啮娘化.

-文笔差.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看下去.

——糟了.
彻彻底底地糟了.
田啮坐在床边,因闷热而感到的烦躁感使他无法冷静思考,明明什么也…没做啊.
<热…>
田啮有点厌恶地蹙眉从薄唇中吐出一个字同时拉着衣领想要散热却无济于事.
身体越来越滚烫了啊.
田啮揉了揉太阳穴,不爽地啧了一声道.
<感觉…身体里面有中…好奇♂怪的感♂觉啊…啧.>
三十分钟前.
<田啮田啮~呐呐我们去玩吧--!>
田啮现在一听到这个声音就头疼.抬眼看了看声音的主人和以往一样睁大的兴奋金瞳.撇撇嘴给予对方一个在意料之中的否定答案.
<烦死了…今天好不容易才休息的…。>
<啊啊~休息的日子不就应该好好玩玩吗--!>
听到否定答案有点失落的平腹随即又打起精神劝说田啮道,得来的是对方厌恶地扶额的举动.
<烦死了烦死了.让我好好休息啦---!>
说着平腹就和田啮隔着一扇门了.
田啮关门发出的声音和锁门的咔哒声使平腹失望到极点,同时不放弃地敲打着门.
拳头与木质的门相碰的声音,少年烦躁的回应声回响着.
<唔?>
突然门外的声音停了以致周围瞬间安静下来,让田啮感觉到一股违和感.
田啮无奈地摇摇头,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杯水喝了下去,让长时间和平腹回应以致干焦的唇变得湿润.
嗯?我记得以前这里好像没有水?
然后田啮看到了水里面若隐若现的粉末.
…看走眼了吧.



嗯,然后事情就发展成这样了.
<啊,怎么办…好麻烦…。>
田啮十分烦躁地推开了房间的门打算找找谁询问一下.
嗯,然后他看到了无所事事的木舌.
木舌安静地听田啮说完后反应略大地退开几米远,随即捂着嘴抑制着想笑出来的冲动.
然后木舌用想笑不敢笑颤抖着声音和迷茫的田啮解释着是怎么一回事.
——啧,糟糕了.
听了木舌的解释后田啮顿时觉得有点心慌.
简单地用生者那边的形容来说,田啮到了发♂情♂期.
田啮想着那些画面就不由得觉得恶心地蹙起了眉,但是如果真的就这样不管的话……
受不了了.
身体的温度已经快要抵达38度,虽然田啮是狱卒但是还是会感到难受,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热气打在鼻子附近的皮肤上,田啮依靠在墙上摘下军帽把军服上的几颗扣子解开露出流下汗水的锁♂骨,想要被人操[百度万岁]弄的欲望越来越深不由得摩擦着腿想要让自己不去想这些.
完了完了,已经承受不住了.
不知所措的田啮只好暂时先回房间休息,但他刚到离房间几米远的地方就后悔了.
平腹那个家伙,又来了.
平腹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顿时有点心慌然后眼角一瞥顿时像是频死的人类看的上帝的反应立刻扑向了田啮,并且惯性抱住对方在怀里蹭了蹭.
<噫田啮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田啮是去找我玩了吗是吗是吗是吗!!!我想去……>
<闭嘴.>
<咦…?>
令平腹感到惊讶的是田啮没有挥着拳头揍过来/操起鹤嘴锄砍过去/抬起左脚踹过去,而是软软(?)地说了一句<闭嘴>.
没等平腹说出疑问田啮就有点不知所措地把刚才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怎,怎么办……好麻烦……>
——尾音都是颤抖的.
<不行了…忍受…不了了…。>
平腹这是第一次觉得田啮这么可爱.
平腹静静地抿唇听对方说完,随即感觉到对方的体温略有点心疼地站在原地.
<我来帮田啮.>
<…哈?>
——田啮能够清楚对方用色彩分明的唇轻轻触碰着自己的唇.
平腹思考了一下之后有点生疏地把自己的舌头缓缓地探入对方的口腔,当感觉到对方没有抗拒之后欣喜地缠上对方的舌.
田啮呆在原地,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对方.
((po主:oh shit好耻不知道该肿么办了.x))
反应过来的田啮已经因为缺氧而满脸通红,用力推开平腹以得靠在墙上贪婪地大口大口呼吸氧气.橘红色的瞳孔里面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生理泪水,一时腿软差点摔倒在地.
<哈…哈啊…。>
十分钟后.
啧.
虽然很难受但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感觉…好抗拒…好恶心…。
<嗯…嗯啊…。>
田啮面对这种情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而却从口中溢出了几声甜腻的呻吟使平腹变得兴奋起来.
——田啮的敏感点原来是乳♂头啊.
<这样会很舒服?>
平腹不断地刺激着田啮一边已经立♂起的粉♂红,电♂流般的快感瞬间蔓延全身使得田啮不由得扭动身体,平腹歪歪头抬眼看向田啮满脸红♂潮的表情,蹙起眉道:<噫!田啮会觉得很难受的样子吗——如果不喜欢的话我马上停止!!!>
被挑起性欲的田啮听到对方充满歉意的话语后迷茫着眼神思考了一下.嗯…果然还是好难受.不着调该回答什么扭过头小声地道.
<随便你…。>
<那我进去咯?>
<噫…等,等一下!?>田啮顿时不知所措地组织对方,但是对方已经褪下自己的军裤再怎么说也无济于事了.




























然后平腹就笑醒了.
END.


评论(12)
热度(29)

© 魔法少女時綺歌 | Powered by LOFTER